攀枝花市宏实医院袁平秀案律师分析(一)

当前位置 : 主页 > 50789com香港曾道人 >
攀枝花市宏实医院袁平秀案律师分析(一)
* 来源 :http://www.DGNEWW.COM * 作者 : * 发表时间 : 2019-10-07 14:12 * 浏览 :

  据都市现场综合重庆晨报上游新闻2018年12月26日报道,袁平秀案经历了以下时间节点:

  (一)2018年5月底,袁平秀在家休息时,偶然发现自己肚子里有胎动的迹象,袁平秀到医院一检查,已经怀孕了近7个月。袁平秀自己选择了6月4日到西区宏实医院住院进行引产手术。

  (二)宏实医院手术记录单显示,袁平秀6月6日手术当天准备实施的是剖宫取胎术和双侧输卵管结扎术,手术医师是攀枝花市第二人民医院妇产科主任黄安翠,助手是宏实医院的医生文莉琼、副院长李胜平,器械助手苏阿芹。

  手术记录显示,宏实医院的医生在打开腹腔后,袁平秀出现了心率、血液下降的现象,医护人员进行了抢救,于11:25袁平秀生命体征稳定后继续进行手术,随后取出了一女死胎。医护人员在取出胎盘时再次出现了情况,“在剥离胎盘时患者血压、心率再次下降,经积极抢救后于13:15患者生命体征逐渐平稳”。手术记录称,黄安翠再次探查子宫,发现胎盘植入,无法分离,子宫出血不止,与袁平秀家属沟通后切除了袁平秀的子宫,进行了手术的后续处置工作。

  (一)6月6日16点15分,宏实医院对袁平秀实施的手术结束。随后,袁平秀被送往攀枝花市中心医院ICU治疗了4天,后转入普通病房进行治疗。

  经过近一个月治疗,袁平秀于7月3日从攀枝花市中心医院出院,回到家中休养。

  (二)9月9日到攀枝花市第二人民医院急诊部进行了治疗,当事医生对她进行了输液的治疗,随后再次回家。

  (三)9月13日,不堪疼痛的袁平秀第二次入住攀枝花市中心医院,期间医生怀疑袁平秀为肠梗阻,出现疼痛等现象是正常情况,只能通过慢慢休养恢复。9月21日,袁平秀在第二次住院8天后出院。

  (四)10月4日,袁平秀因腹部剧痛前往攀枝花市第二人民医院急诊部,值班医生以“不全性肠梗阻”进行治疗,在10月4日、5日、6日进行输液治疗,未见好转后于。

  (五)10月7日再次转入了攀枝花市中心医院进行住院治疗,攀枝花市中心医院的入院记录显示,医生曾怀疑袁平秀有肠粘连、不全性肠梗阻、腹膜炎、消化道肿瘤、小肠病变:克罗恩病等多种可能,但一直没有找到确切的疾病。攀枝花市中心医院的出院记录称,“患者病情未缓解,诊断不明,建议转上级医院进一步诊治”。

  (六)10月19日,仍有腹胀感觉的袁平秀被送往了攀钢总医院ICU病房进行治疗,该院医生也一直找不到确切的病症,只能做保守治疗。10月30日凌晨,袁平秀病情突然加重,经医护人员抢救无效后死亡。

  (一)10月30日,袁平秀的丈夫尹江为了查明妻子的死因,通过攀枝花市卫计委向攀枝花法正司法鉴定中心申请了对袁平秀进行尸体病理解剖检验,法正司法鉴定中心受理了这一申请,10月31日在攀枝花市殡仪馆进行了尸检。

  (二)2018年12月21日法正司法鉴定中心出具的司法鉴定意见书显示,袁平秀体内发现的纱布一共有三块,存在肠道粘连、破口的情况,“肠广泛粘连,结构不清,部分肠壁呈灰黑褐色,小肠肠壁见破口,破口处发现1块纱布(部分露在肠壁外,大部分位于肠腔内),进一步探查小肠肠腔内发现另两块纱布”。鉴定意见书的数据显示,袁平秀体内发现的这三块纱布,面积分别为52厘米*40厘米、40厘米*35厘米、35厘米*35厘米,袁平秀的死因为:“因肠梗阻、肠破裂导致急性化脓性腹膜炎及急性腹腔炎、盆腔炎导致的感染性休克死亡”。

  “媒体曝光:攀枝花市西区卫计局和攀枝花市卫计委两级卫生行政主管部门不作为”

  (一)12月25日上午,攀枝花市西区卫计局办公室工作人员胡建国在对尹江等家属表示,针对袁平秀身亡一事,目前宏实医院拒绝同家属进行司法、行政调解,卫计局也不能强行让院方参与调解,建议家属依据司法鉴定意见书向法院直接提起诉讼,通过法院进行裁决。

  胡建国在咨询了攀枝花市相关的专家后对家属表示,如果家属只要求医院进行经济赔偿,目前就没有必要再去做医疗事故鉴定,“死因鉴定已经很明确了”。

  攀枝花市卫计局医政科的工作人员在12月25日下午接待袁平秀家属时,也拒绝给尹江等人开具医疗事故鉴定委托书,认为司法鉴定意见书已经可以进行诉讼,“不需要事故鉴定,直接法院起诉要求赔偿就是了”。

  (二)攀枝花市卫计委医政科工作人员表示,宏实医院的执照是由西区卫计局颁发的,按属地化管理原则应有西区卫计局负责具体的行政处罚;西区卫计局局办工作人员胡建国认为新的《医疗纠纷预防和处理条例》已经施行,老的《医疗事故处理条例》已经废止,所以西区卫计局无法对宏实医院进行行政处罚。

  2018年12月26日上游新闻以“四川一女子引产手术后纱布遗留体内 腹痛146天死亡”为标题报道了该事件,引发各大媒体纷纷转载、报道,舆论影响非常大。

  (一)2019年1月6日,攀枝花市卫计委发布了《关于宏实医院医患纠纷调查工作的情况通报》的公告,正式启动调查程序。

  (二)2019年1月11日,攀枝花市卫计委发布了《攀枝花市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关于攀枝花宏实医院医疗事故调查处理情况的通报》的公告,在进行全面调查后得出调查结果并作出处理,本病例构成一级甲等医疗事故,攀枝花宏实医院承担主要责任,后续诊疗医院攀枝花市中心医院未按疑难疾病采取进一步诊断措施,承担轻微责任,责令责令西区卫生计生局对承担主要责任的攀枝花宏实医院及其涉责医务人员给予:1.吊销攀枝花宏实医院《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2.吊销主持术前讨论和手术主刀的医生文莉琼《医师执业证书》。3.吊销器械护士苏阿芹《护士执业证书》。4.吊销巡回护士周燕《护士执业证书》。5.暂停参与术前讨论的医生胡晓峰执业活动6个月。市卫生计生委对承担轻微责任的攀枝花市中心医院作出处理:1.警告。2.按照《四川省医疗机构不良执业行为记分管理办法》,记4分。3.责令市中心医院对涉责医务人员给予处理。责令西区卫生计生局依法对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给予处理。

  经查询,剖宫取胎术的手术适应症是:妊娠16~24周,其他引产方法不能奏效而又必须立即终止妊娠者。本例患者已经怀孕近7个月(约孕30周),按照临床分期,该患者应属于晚期妊娠(即孕28周及其后)。《国家卫生计生委关于加强计划生育基层基础工作的指导意见》(国卫指导发〔2014〕37号)规定“严格禁止非医学需要的大月份引产”。2004年,国家人口计生委办公厅发布《国家人口计生委“关爱女孩行动”实施方案》,要求禁止28周以上的引产和28周以下选择性别的引产,严格限制非医学等原因的其他中期引产。《中华人民共和国母婴保健法》第十八条规定“经产前诊断,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医师应当向夫妻双方说明情况,并提出终止妊娠的医学意见: (一)胎儿患严重遗传性疾病的; (二)胎儿有严重缺陷的; (三)因患严重疾病,继续妊娠可能危及孕妇生命安全或者严重危害孕妇健康的”。《禁止非医学需要的胎儿性别鉴定和选择性别人工终止妊娠的规定》第十条第二款规定“实施医学需要的胎儿性别鉴定,应当由医疗卫生机构组织三名以上具有临床经验和医学遗传学知识,并具有副主任医师以上的专业技术职称的专家集体审核。经诊断,确需人工终止妊娠的,应当出具医学诊断报告,并由医疗卫生机构通报当地县级卫生计生行政部门”。本案宏实医院并未经过诊断、审核、通报流程而直接进行非医学需要的大月份引产,剖宫取胎术,严重违反了法律法规。

  从剖宫取胎术的手术适应症要求来看,剖宫取胎术实施的前提条件是其他引产方法不能奏效而又必须立即终止妊娠者,但宏实医院并未使用其他引产方法,而直接使用了对患者伤害最大的剖宫取胎术。因此,攀枝花市卫生计生委认定攀枝花宏实医院6月6日对袁平秀实施的“剖宫取胎术”无手术指征。参与术前讨论的文莉琼医生负主要责任,胡晓峰医生负次要责任。

  临床工作忙,科室内各个医生负责各自管理的患者,手术医生每天不仅要做手术,手术完了还要回到办公室写病历,常常无时间组织现场的术前讨论,以致于术前讨论流于形式。书面的术前讨论记录基本上是没有经过组织讨论而由主管医生一人完成,根本没有不同意见,其基本格式:首先是主管医生病史汇报,接下来就是主持人总结:参加讨论人员一致认为患者有手术指征,无绝对禁忌症,同意手术。这样的术前讨论记录就只是为了应付检查,使病历符合了《病历书写基本规范》的内容要求,并没有起到评估手术风险、选择手术方案、制定风险预案的作用,没有达到降低手术风险、保障手术安全的目的,违反了术前讨论制度。本案中,不清楚文莉琼医生是否组织了术前讨论,胡晓峰医生是否参与了术前讨论,如组织了术前讨论,那么文莉琼、胡晓峰医生作出剖宫取胎术的讨论结果说明他们技术不精、经验不足;如果没有组织术前讨论,那么文莉琼医生不仅是技术不精、经验不足,更是严重不负责任、缺乏医德,而胡晓峰医生没有参加术前讨论却被记录在术前讨论记录中,被文莉琼医生强行共同“背锅”,无法喊冤。所以,没有参加术前讨论的医生一定要警惕并制止哪些把你写进术前讨论凑数的医生,说不定哪天你就跟着“背锅”了。

  如上所述,参加讨论的医生是要承担责任的,因此不要乱列术前讨论的参与人员。曾经有这么一个案例,一个副主任医师去外地开会去了,有个病人又需要在近期安排手术,于是主管医生就按照以前的术前讨论记录模板复制粘贴了一个有这个副主任医师名字的术前讨论记录就做了手术。术后发生了医疗纠纷,家属在网上搜到了这位副主任医师在外地论坛讲话的报道和照片,家属认为该副主任医师在术前讨论记录的时间段是在外地开会并未在医院,医方伪造了术前讨论记录,最终法院认定医方伪造术前讨论记录,推定医方存在医疗过错,当地卫计委也给予了主管医生暂停执业6个月的行政处罚。术前讨论必须实事求是的写,不能伪造。记录人员对参加讨论的人员的不同意见必须如实记录,参加讨论的人员事后也要注意检查术前讨论记录是否记录了自己的不同意见,防止“被背锅”。本案中,如果胡晓峰医生真的参加了术前讨论,就引产方式发表了不同的意见,但最后术前讨论没记录他的意见,那他被暂停执业活动6个月就更冤了。

  《手术安全核查制度》(卫办医政发〔2010〕41号)第一条规定“手术安全核查是由具有执业资质的手术医师、麻醉医师和手术室护士三方(以下简称三方),分别在麻醉实施前、手术开始前和患者离开手术室前,共同对患者身份和手术部位等内容进行核查的工作”;第五条第一款第(三)项规定“五、实施手术安全核查的内容及流程。(三)患者离开手术室前:三方共同核查患者身份(姓名、性别、年龄)、实际手术方式,术中用药、输血的核查,清点手术用物,确认手术标本,检查皮肤完整性、动静脉通路、引流管,确认患者去向等内容”。本案中,手术主刀的医生文莉琼没有与器械护士苏阿芹、巡回护士周燕共同清点手术用物:止血纱布,导致3块纱布遗留患者体内,严重违反了《手术安全核查制度》,最终引发感染性休克导致患者死亡。

  在临床实践中,因为主刀医生太忙,也为了给助手练手的机会,主刀医生常常只负责手术,不负责关腹缝合,把关腹缝合的操作交给助手来完成,主刀医生做完手术就走了,只留下助手来关腹缝合。助手由于经验不足、观察不仔细,常发生的问题有:没发现隐性出血点,导致关腹后患者因失血性休克而再次开腹;缝合技术不过关,导致患者术后伤后裂开并再次缝合;缝合时间过长、未严格无菌操作,导致患者术后感染;缝合过程中掉针、断针而未找到,导致缝合针遗留患者体内;关腹前手术用物未仔细清点,导致手术用物遗留患者体内等等。因此,为了患者的手术安全,手术医生应全程指导助手完成关腹缝合,以免发生主刀医生认为手术做得很漂亮,患者却非常不满意的结果,甚至发生医疗纠纷。

  《医院工作制度与人员岗位职责》在查对制度中规定“凡进行体腔或深部组织手术,要在术前与缝合前清点所有敷料和器械数”;在手术室护理管理制度中规定“清点内容:手术中无菌台上的所有物品。清点时机:手术开始前、关闭体腔前、体腔完全关闭后、皮肤完全缝合后。清点责任人:洗手护士、巡回护士、主刀医生。清点时,两名护士对台上每一件物品应唱点两遍,准确记录,特别注意特殊器械上的螺丝钉,确保物品的完整性”。“手术物品未准确清点记录之前,手术医生不得开始手术。关闭体腔前,手术医生应先取出体腔内的所有物品,再行清点。向深部填入物品时,主刀医生应及时告知助手及洗手护士,提醒记忆,防止遗留”。从以上制度规定来看,如宏实医院认真执行了手术物品查对制度与流程,器械护士和巡回护士至少有3次机会发现患者体内遗留3块纱布,即关闭体腔前、体腔完全关闭后、皮肤完全缝合后的3次清点。如果手术开始后的3次认线块纱布,那么就是手术开始前的清点没有做或清点了但没有记录搞忘了具体数字,所有人都不知道原来有多少块纱布,后面3次清点就没有数据对照了。以上制度要求“两名护士对台上每一件物品应唱点两遍”,临床实践中也是由两名护士在唱点手术物品,医生不参与唱点手术物品,因此本案器械护士和巡回护士就3块纱布遗留患者体内的责任最大,攀枝花市卫计委认定器械护士苏阿芹、巡回护士周燕负主要责任,文莉琼医生负次要责任。这就对有些护理人员提出:“手术医生将纱布放进去又忘了取出来,手术医生应负主要责任”的质疑作出了制度解释,攀枝花市卫计委的责任认定是正确的。

  纵观患者在攀枝花市各大三甲医院的治疗经过,在攀枝花市中心医院2次住院,住院39天;在攀枝花市第二人民医院2次急诊治疗、1次住院治疗,共治疗12天;在攀钢总医院ICU住院11天,在各大医院总计治疗62天,竟没有一家医院对患者进行进一步检查,也没有请华西医院等上一级医院会诊。攀枝花市中心医院的医生曾怀疑袁平秀有肠粘连、不全性肠梗阻、腹膜炎、消化道肿瘤、小肠病变:克罗恩病等多种可能,在诊断不明的情况下未按疑难疾病采取进一步诊断措施。而患者在攀枝花市中心医院住院的时间最长,但并没有做进一步检查、请会诊以排除其他疾病。因此,攀枝花市卫计委认定攀枝花市中心医院承担轻微责任。上级医院的医生普遍存在这样一种心理,那就是害怕被下级医院连累,被卷进医疗纠纷中,因此采取防御性医疗措施,认为只要患者在自己医院不出事就没事了。上级医院常说的一句四川话就是“剪脚趾、擦屁股”。上级医院不应对下级医院上转的患者采取防御性医疗的态度,应积极治疗,要体现出上级医院的水平,否则真的可能和下级医院共同承担责任。

  本文由入驻华律自媒体作者撰写发表,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平台立场。凡注明原创的文章,版权归作者和平台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陈高律师毕业于泸州医学院法学院(医事法律方向),现为四川省律师协会医疗专业委员会委员、四川省律师协会民商事专业委员会委员。2012年7月至2015年7月在四川英残奥会冠军、泗洪盲人姑娘李桂芝:泳池里绽